• 新皇朝棋牌

    首頁中國共產黨新聞強國社區論壇政務通博客微博育兒寶E政播客SNS人民電視|群眾路線網人大政協工會婦聯科協 設為首頁|網站地圖

    新聞專題歷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數據庫2016兩會調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領導報道集中國人大60周年紀念專題

      

    全面有序協調有度的總體國家安全觀

    賈慶國

    2016年04月15日08: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打印網摘糾錯商城分享推薦      字號

      在全球化時代,國內外相互影響日益增大,內憂外患交織,人類面臨的各類安全問題凸顯,安全風險上升。在此背景下,加強維護國家安全自然成為當今各國的共同選擇。新時期應當怎樣維護國家安全?對于這個普遍關注的問題,人們提出不少看法,如重視軍事安全,強調非傳統安全,關注外部威脅,警惕國內安全隱患,可謂是見仁見智。2014年4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提出,要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總體國家安全觀為我們認識這個問題明確了方向。

      總體國家安全觀是從整體視角認識和把握國家安全問題的。所謂總體,就是全面和整體,即重視綜合性。所謂安全,即“無危則安、無缺則全”,就是沒有危險和危險的感覺。在現實中,要完全消除威脅和威脅的感覺是不可能的。維護國家安全就是要最大限度地減少危險和降低危險的感覺。

      根據總體國家安全觀,國家安全問題具有多樣性、關聯性和復雜性。首先,在全球化時代,國家安全風險的多面性日益明顯。包括國際的和國內的,涵蓋政治、經濟、軍事、領土、科技、網絡、環境、生態、文化、公共衛生、食品等方方面面。可以說,我們時時刻刻生活在安全風險之中。

      其次,各類安全風險不完全是孤立存在的,它們常常相互關聯和相互作用。如國際環境和國內政治穩定的關系,如果國際環境惡劣,國內發展和改革就會受到沖擊,政治動蕩風險也會隨之增加;同樣,如果國內政局動蕩,外部勢力就會趁機介入,在此情況下,也很難營造一個安全的國際環境。再如政治穩定與經濟發展的關系,如果國家出現了政治動亂,經濟就無法正常發展;同樣,如果經濟上出現大問題,政治穩定也會受到嚴重沖擊。

      最后,在安全風險高度關聯的情況下,安全問題異常復雜。某個具體的安全問題,如果處理不好,就會和其他安全問題相互作用,甚至導致系統性安全風險。例如,某個群體性事件如果不及時解決,就有可能演變為政治問題,如果任其蔓延,就有可能導致政治動蕩,最終影響到經濟和社會的方方面面。一個例子就是突尼斯當年爆發的所謂“茉莉花革命”。事后看來,這是一個由街頭小販被打的偶發事件引起的極具破壞性的政治進程,但這種極端情況在當今世界卻屢見不鮮。

      綜上所述,國家安全的多樣性、關聯性和復雜性要求我們從總體安全的角度,也就是全面、綜合和整體的角度,而不是片面、單一和局部的角度審視國家安全問題。

      從總體國家安全的角度看,有效降低和化解國家安全風險,需要我們做到全面、有序、協調和有度。所謂全面,指的是在制定政策時要充分考慮安全風險的方方面面,考慮到它們之間的關聯性,以及考慮到安全形勢的復雜性。不能關注某些國家安全風險時忽略其他國家安全風險,也不能忽視國家安全風險之間的聯系和互動,更不能采取簡單粗暴的方式化解國家安全風險。歷史上,片面和簡單化對待國家安全風險造成嚴重后果的先例很多。例如,冷戰期間,面對來自西方陣營的威脅和挑戰,蘇聯選擇了與西方進行軍事力量競爭,忽視經濟建設的做法。這種做法導致經濟發展長期滯后,老百姓生活水平改善緩慢。在沒有經濟支撐的情況下,軍事力量也無法與對方競爭,結果元氣大傷,最后不得不吞下失敗的苦果。

      所謂有序,指的是要根據國內外安全形勢,對國家面臨的安全風險進行排序,從而確定階段性優先關注的安全風險和資源的主要投入方向。雖然所有方面的安全可能都很重要,但維護安全的資源畢竟有限,謀求安全需要有個輕重緩急,需要優先處理那些特別重要和緊迫的問題。重要的包括那些長遠的安全風險,俗話說,沒有遠慮必有近憂。緊迫的就是當下不得不處理的,如軍事安全風險突出,則其在排序中的位置就應該上升;如軍事安全風險下降,它在排序中的位置也就應隨之下降。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認為,國家面臨最大和最根本的安全風險是經濟發展滯后,這不僅制約了國家應對其他安全風險的能力,而且在蠶食著人民群眾對黨的執政能力和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信心。這既是重要的也是緊迫的安全風險。正是基于這種認識,三中全會決定國家要集中精力和資源優先應對這個風險,把發展經濟提高到黨的中心任務。此后,隨著國際安全形勢的改善,中央決定大幅裁軍,國防建設讓位于改革和發展。事實證明,當時對形勢的判斷是對的,優先發展經濟的做法是正確的。正是經濟發展起來了,后來才有了更多的資源應對其他方面的問題,包括國防建設問題。

      所謂協調,指的是按照國家安全總的目標和排序,通過協調和整合各方面的資源和政府各部門的行動,使各部門和各方面的努力做到相互促進,而不是相互抵消,最大限度地降低安全風險。要做到這一點,需要協調應對某個具體安全風險和應對其他安全風險的做法;需要協調應對短期安全風險與應對長期安全風險的做法,需要協調應對局部安全風險與應對整體安全風險的做法。

      所謂有度,指的是謀求國家安全時要把握一定的尺度,要講求效益、要做到適可而止。在一定范圍內,對安全的投入與安全的增加是正比的,也就是投入越多越安全。但是,超過了這個范圍,投入效益遞減,結果很多的投入也只能增加一點點安全,甚至會損害安全。如軍事安全問題。在一般情況下,加強國防投入可以提高國家抵御外來侵略、維護國家利益的能力,可以使國家更安全。但是,如果投入過多忽略經濟發展,國防建設就無法持續,結果是損害經濟發展也最終損害國防建設。同時,國防投入增長過快可能會引起他國擔憂,導致他國也加強國防投入,甚至引發軍備競賽。軍備競賽一旦形成,增加的國防投入不僅不能帶來更多安全,反而使自己更不安全。所以,謀求安全要適度,追求絕對安全不僅無法實現,而且還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蘇聯前車之鑒,值得汲取。

      總之,新時期加強維護國家安全,需要我們樹立總體國家安全觀,充分認識新時期安全風險的多樣性、相關性和復雜性,全面、有序、協調和有度地應對各類安全風險。

      (作者為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院長)  


      《 人民日報 》( 2016年04月15日 11 版)
    (責編:劉茸、李婧)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新皇朝棋牌